蒋辉祥:用残躯擎起一方爱的晴空

发布时间: 2019-02-27

1969年,21岁的蒋辉祥放弃当老师的机会,报名参军从军。因表现突出,当年就入了党。

是怎样一种热爱,让他三十三年如一日奉献给了社区;是怎么一种执着,让他成为远近驰誉的“民众服务员”;又是怎么一种毅力,让他用残缺的身躯为社区营造出一派祥跟?

他,用举措诠释着铁骨铮铮的为民初心;用不悔的担当,传承一名精良退休军人和共产党员的实质。他,就是博白县博白镇锦绣社区原支书蒋辉祥。

他兢兢业业工作,为民服务,被军队授予个人三等功,被广州市评为学雷锋提高分子。

他从个别士兵做到班长、排长、引导员,一路艰难一路付出。“只有有蒋辉祥,啥兵都能带好!”这是当时部队对他最好的夸奖,也让他引以为豪。曾有个北方兵看不起来自南方的他:“凭什么让矮个子的南方人领导高个子的北方人?”为此,蒋辉祥除了用自己过硬的军事技能让他信服之外,还用“爱”软化了那个北方汉子。他放下身段,经常在所带的兵还没起床前,就为他们打好满满的30盆水,还常常如兄长一样跟他们促膝而谈,为他们洗衣服、洗鞋子。

爱是阳光,能捂热一颗心。在蒋辉祥爱的感召下,“北方兵”变了。

用毅力和贡献发现异景

时至今日,谈起1979年2月那场硝烟弥漫的战火,这名铮铮硬汉仍泣不成声。他当时所在连队,在这场战役中,捐躯15人,而他也光荣负伤,双下肢、会阴部创痕累累,左坐骨神经损害,左下肢功能大部分丧失,失去知觉,肌肉重大萎缩,后来被鉴定为一等伤残。受伤后的蒋辉祥辗转五个大医院,历经五场大手术、无数场小手术,曾在赴南洋途中,因在火车上待了三天,左腿被感染,差点被截肢。也因为那次受伤,打青霉素过多,造成了血管紧缩的后遗症。万般无奈,1984年10月,蒋辉祥不得不提前退休,离开待了16年的大熔炉。